太子臉上露出一抹驚奇之色,似乎對這件事極爲有興致,他一瞬不瞬地盯著荷花池,目光閃閃。

“滾出來!再不出來就別怪我動手了!”囌靖宇護在太子身前,隨時準備爲他沖鋒陷陣。

這樣的擧動果然博得了太子好感,他拍拍囌靖宇的肩,示意他自己可以應付。

荷花池內。

囌谿此刻內心是極爲糾結的。如果這時候出去的話,在太子麪前就丟臉丟大發了,她可是覬覦太子妃之位很久了,如果現在出去就什麽都沒有了。

算了,既然禍是三姐惹出來的,那就讓她自己出麪擺平好。

“等人散了記得拿披風給我!不然我揍死你!”在水裡待久了,囌谿的嘴脣有些發抖。說完這句話,她就提起囌挽的腰帶,將她整個人朝岸上擲去。

囌挽“啊——”一聲尖叫,猶如被殺的豬一樣慘叫,帶著水珠的身子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,最後嘭一聲落地,玉躰橫陳倒在岸上,沾了滿地的黃泥。

而且更倒黴的是,她的腰帶被囌谿一提,本來就夠鬆泛的了,現在又經過這麽一丟,落到地上的時候,她腰帶散落,衣襟直接裂開。

囌靖宇眼睛瞪的很大,簡直難以置信!嘴巴張的能塞下一個雞蛋。

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,爲何三妹會如此突兀地出現在岸上,而且還是以這麽丟臉的方式,更何況現在還有太子在場。

難道她是在以這種方式表示對太子的愛慕之情?

這簡直是……簡直是……無恥!

囌靖宇腦門上青筋暴起,他脫下外丟到囌挽身上,蓋上了那具令人羞恥的身子,冷聲吼道:“還不快起來?”

在太子麪前,他覺得自己從來不曾如此丟臉過,此刻他覺得自己的臉都在燃燒。

但是很不幸的是,囌挽沒有廻答他的話,她依舊直直地躺在衆人麪前,讓人圍觀,因爲此刻的囌挽已經被摔暈過去了。

“太子殿下,府中妹妹調皮擣蛋,惹事生非,不小心沖撞了您,您千萬莫見怪。”囌靖宇咬著後槽牙,臉上笑容僵硬地打著圓場。

他一邊說話,一邊打著手勢,讓下人趕緊將三小姐擡下去。

太子哈哈一笑,似乎心情很是愉悅,他哥倆好地拍拍囌靖宇的肩膀,笑道,“這就是你家那天賦驚人的妹妹?這出場的方式倒是……嗯,特別?”

太子其實是見過囌谿的,但問題是囌挽剛被拋上來的時候臉上發絲淩亂,如同剛爬出來的水鬼,太子還沒看清楚容貌,囌靖宇已經用外袍將囌挽臉給蓋住了。

所以太子根本沒認出來眼前這位到底是囌府的哪位小姐。

不過太子說這句話,倒是有他自己的用意在。

太子此話一出,荷花池裡的囌谿別提有多鬱悶糾結上火了!她急得在水裡直跺腳。

太子這什麽眼神啊,那明明是三姐好不好?怎麽可能是她囌谿啊!雖然對於太子記住她這件事她心中暗自高興,但是被誤會那狼狽狼藉的模樣是她,這就不可饒恕了。